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牛牛 > 通信情报 >

揭秘1从舰长到通信业务管理者——厄尔·斯通

发布时间:2019-07-17 07:5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严格来说,虽然厄尔斯通是武装部队安全局首任局长,但他并不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在美国国家安全局正式成立之前,他的任期就结束了。虽然如此,但作为美国军方通信情报机构从分裂到合并过程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斯通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历史上都留下了重要的一笔。

  1924年,海军通信部设立了一个专门从事密码研究的部门,并于1928年正式更名为“海军作战部长办公室第二十分部G处”,即海军G科。而陆军也于1929年设立了专门的密码破译机构,陆军通信情报处。一直到20世纪30年代末,美国的通信情报几乎都由这两个部门所提供,而这也使得两个部门之间存在了一种无形的竞争关系。GiT读杂志网

  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际,局势的紧张迫使两个部门进行了第一次的分工合作,这一次的分工合作取得了非常卓越的成绩,但并未从根本上解决两个情报部门所存在的争端。考虑到两个情报部门之间随时可能擦枪走火的敌对态度,1942年,擅长沟通交流,却完全没有无线电情报方面工作经验的厄尔斯通被任命为海军G科的处长。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为了解决长久以来情报部门之间的争端,1943年3月,陆军助理参谋长提出了将陆军通信情报处和海军G科合并的建议。对此,海军方面竭力反对,作为处长的斯通甚至亲自致函海军通信处主任,表示坚决反对此项建议。此后,这项提议无疾而终,海、陆军的情报部门也没有在合作方面取得任何进展。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太平洋战场上,斯通领导的海军G科通过对日本情报的破译为珊瑚岛海战以及中途岛海战的胜利提供了重要的情报支持。1944年4月16日,斯通被任命为“威斯康星”号战列舰首任舰长;1945年3月23日,斯通又被晋升为准将,同时升任为太平洋舰队通信官;二战结束之后,斯通担任了海军通信主任。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二战后,美国军费的急剧缩减影响到了各个部门,通信情报组织也不例外。为了避免通信情报方面的重复浪费,美国政府意识到,必须建立一个统一的通信情报组织。1949年8月,在国防部长詹姆斯文森特弗雷斯特尔的指示下,一个为探讨建立统一通信情报组织的委员会诞生了。委员会由6名军官组成,每个军种派出2名代表,其中,斯通就是海军方面的代表。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经过几个月的探讨,由于海军和空军都不想放弃独立的通信情报组织,最终这个设想不了了之。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弗雷斯特尔去世后,接替他职位的国防部长刘易斯约翰逊令约瑟夫麦克纳尼将军继续跟进对通信情报部门的整合。最终,在国会的压力下,海军和空军被迫作出让步,同意将三军的通信情报机构进行合并,但同时,每个军中依然保留着自己的通信情报组织。1949年5月20日,在约翰逊部长的密令下,武装部队安全局悄然成立。武装部队安全局的使命是“负责除指定海陆空军单独进行的通信情报和通信保密活动外的所有通信情报和通信保密活动”。武装部队安全局的局长将由各个军种轮流选派,任期为2年一届。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1949年6月15日,斯通被选定为首任武装部队安全局的局长。由于武装部队安全局是一个高度机密的组织,甚至连名称也不能向外透露,因此,斯通的任命也是在暗处进行的。为了避免引起众人的注意,对于斯通的下落,新闻处长只是含糊宣布:“斯通少将已经调职到参谋长联席会议。”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武装部队安全局成立之际,一个顾问机构也随之而建立了,这个顾问机构被称为“武装部队通信情报委员会”。最初,该委员会只担任顾问的角色,对于通信情报和通信安全的相关政策、计划以及原则的制订与实施,其主要责任还是在武装部队安全局手中。但此后不到2个月的时间,参联会突然修改了武装部队通信情报委员会的章程,将武装部队安全局的大部分职能让渡给了这个“顾问机构”。一时之间,武装部队安全局从一个“统一”机构转变成为了一个“联合”机构。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1949年11月,武装部队通信情报委员会正式更名为武装部队安全局委员会,局长斯通出任委员会常任主席。该委员会由10名成员组成,三个军种各派出三名代表,再加上斯通。由于各个军种的代表最先考虑的始终是自己军种的利益,而按照委员会的章程规定,重大事项的决定必须要委员会成员一致通过才能实施,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委员会的决策变得非常困难,委员之间几乎完全无法达成一致。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虽然成功建立了统一的通信情报部门,但实际上,美国此刻的通信情报工作依然还是在海陆空军三巨头的控制下。在斯通就任局长的第一年,一直致力于各个情报部门之间的整合以及对通信情报和通信安全活动制定相关的管理政策及程序。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设施整合方面,斯通将机构内的工作人员按照通信情报和通信安全的职能划分为两个区块,一个区块的人员安置在阿林顿大院,另一个区块的人员则安置在海军安全站。由于斯通是海军出身,故而武装部队安全局总部以及行政机关很自然地设在了海军安全站。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工作整合方面,斯通设置了通信情报督导组、通信安全督导组、研发督导组以及行政督导组四个小组。其中,通信情报督导组的主要职能是负责整合武装部队安全局旗下的业务部门,并最终将这些部门改组成为了武装部队安全局的业务处,由负责该督导组的雷德菲尔德马森上校担任处长。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据一份斯通向武装部队安全局委员会提交的工作进度报告中显示,自1949年7月15日武装部队安全局展开运作以来,6个月内,斯通完成了全部设施以及人员的交接及整合工作。虽然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但斯通始终还是未能解决通信情报机构内存在的根本问题。在各军种的相关机构看来,斯通这个局长并不具备控制权,仅仅是作为一个“协调者”而存在,因此,除了海军之外,武装部队安全局与其他军种的情报机构之间,始终未能达成很好的合作。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1950年6月,在美国情报机构仍然处于一片混乱的时候,朝鲜战争突然爆发了。此刻的武装部队安全局显然还无法确立其作为通信情报中央机构的地位,而斯通自然也没有足够的权威对海陆空三军情报机构给予统一指导。为解决这一问题,斯通提出在向战场下达任务方面,武装部队安全局应该获得更大的权力,并且能够真正实现对情报处理活动的统一指导。最终,这一提议只有海军部表示支持,在空军和陆军的极力反对下,武装部队安全局委员会始终未能采纳斯通的建议。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最终的情况比第二次世界大战要糟糕得多,由于自身条件不足,又无法获得足够的权力,武装部队安全局几乎未能发挥任何效用。而陆军和空军方面,由于相关情报设施数量紧张,却又不断重复着相互之间的工作,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资源浪费。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尽管种种矛盾和问题最终未能得到解决,但在斯通任职期间,他努力改善各个机构之间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各机构之间的矛盾。在华盛顿方面,斯通也竭力协调各个情报用户之间的关系,促进了通信情报员与情报分析员之间的交流。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1951年6月,斯通任期结束。在斯通担任局长的两年间,虽然未能真正统一各个军种的通信情报机构,但在人事协调方面却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在斯通的领导下,新成立的武装部队安全局虽然一直未能与各军种下的情报机构达成理想的合作关系,但至少在业务上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冲突。最重要的是,在武装部队安全局与各个通信情报用户的关系方面,斯通制订了“门户开放”政策,鼓励各机构在武装部队安全局设置联络办公室,加强了各个机构之间的情报交流,并提高了通信情报在情报领域的价值。GiT读杂志网duzazhi.com

http://upschool.net/tongxinqingbao/61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