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牛牛 > 通信情报 >

美用通信卫星获取情报 曾长时间窃听解放军信息

发布时间:2019-06-07 07:2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968年8月7日发行的《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标题很有意思的文章——《美国将一个秘密载荷射入轨道》。约翰诺伯尔威尔福德(John Noble Wilford)报道说,前一天,美国用阿特拉斯-半人马座D型(Atlas-Agena D)火箭“将一个绝密载荷送入了地球轨道,上面可能有新型的军事监视传感器”。他指出,空军会承认有一个“实验性载荷”从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角(Cape Kennedy)发射升空,但仅此而已。此外,诺伯尔还写道,参与此次发射的官员已经向一些记者发出了劝告,让他们不要问有关此次发射的问题。

  美国空军的一份导弹发射目录指出,“这是肯尼迪角自1963年以来首次进行的非公开发射”,“新闻记者为这个载荷取了各式各样的非官方名称”。

  不过,新闻记者和其他观察人员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他们都相信这一秘密载荷是一颗红外预警卫星,用来探测苏联和其他国家发射的导弹。

  1971年,菲利普J克拉斯(Philip J. Klass)在《太空中的秘密哨兵》(Secret Sentries in Space)一书中指出,那颗卫星是一颗运行在地球同步轨道上的“先进米达斯”(Advanced Midas)预警卫星。他还透露,1969年4月12日美国又发射了一颗这种型号的预警卫星。后来,其他一些作者在文章中认为这两颗卫星是“949计划”(Program 949)中的预警卫星,这一身份标签在这两颗卫星上贴了几十年之久。尽管他们说美国有一个开发预警卫星的“949计划”是对的,但1968年8月和1969年4月发射升空的这两颗卫星却不是“949计划”的产物,也不是什么导弹预警卫星。

  1968年8月和1969年4月的这两次发射是国家侦察局(National Reconnaissance Office)附属单位空军特别项目办公室(Air Force’s Office of Special Projects)与中央情报局在天基高空监听问题上暗中争执的结果。国家安全局对这场争执也怀有极大的兴趣。

  在国家侦察局成立之初的那些年里,这场争执显得尤为激烈。从1963年8月到1965年9月,在双方争执中扮演主角的是艾伯特惠隆(Albert Wheelon)和布罗克韦麦克米伦(Brockway McMillan),前者是中央情报局科学技术处(Directora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处长,他还负责监督附属于国家侦察局的一些中央情报局下属单位,后者是空军副部长兼国家侦察局局长。这场争执的一个方面是有关未来卫星拍照计划的,但据托马斯R约翰逊(Thomas R. Johnson)所写的国家安全局官方历史所言,各方(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国家侦察局总部和空军特别项目办公室)就太空信号情报问题产生的争执“更晦涩更激烈”。

  1963年,惠隆向中央情报局提出建议,开发并运作一颗主要用来截获苏联导弹遥测信号的地球同步卫星,而最终截获通信情报却成为了这颗卫星所担负任务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建议后来构成了“流纹岩”(Rhyolite)项目的基础,该项目的第一颗卫星于1970年6月进入地球同步轨道。惠隆的建议对国家侦察局总部和附属于国家侦察局的空军单位推动发射一颗不同类型的地球同步监听卫星起到了促进作用,这颗卫星的主要任务是截获通信情报。早在1962年,美国的一份国家情报评估就指出,苏联在不断扩充用于防空通信的地面通信线路和微波通信线路。

  苏联的高频通信信号经大气层反射后会被美国及其盟国在世界各地开设的各种地面站内的天线接收到,与此不同,微波通信信号会泄露到太空中。美国需要的是一个天基系统,用来搜集穿透大气层的信号。据一名前任中央情报局官员说,国家安全局“非常热衷于获取苏联的通信信号”,“对遥测信号没有多少兴趣”。

  空军早已研究过利用低地球轨道卫星来截获通讯情报(利用用于拦截苏联雷达信号的卫星)。但这些卫星不适合用作截获通信信号的平台,因为它们掠过特定通信信号发射器上空的时间很短,因此只能截获通话的片段。这就像站在电动扶梯上偷听向相反方向运行的那部电动扶梯上的人的谈话一样。美国需要的是一颗地球同步轨道卫星,这种卫星的天线可以持续监听来自特定信号源的通信信号,将谈话从头到尾“尽收耳底”。

  空军特别项目办公室及其主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努力要开发一种这样的系统。这一计划的秘密代号为“峡谷”(Canyon),对外公开名称是“827工程”(Project 827),1968年8月和1969年4月发射的那两颗卫星就是该计划的产物。

  很多人都认为,由于地球同步卫星距离地球太远,所以不能作为有效的监听平台使用,这样的想法对保守“峡谷”计划的秘密产生了帮助。1959年,国家安全局的保密期刊《国家安全局技术杂志》(NSA Technical Journal)发表了一篇题为《太空中的一个问题:通信情报卫星》(Comint Satellites—A Space Problem)的文章。这名身份保密的作者介绍了国家安全局对从太空截获通信信号的可行性进行研究的情况。“由轨道高度为几百英里的卫星来收集通信信号也许是可行的,”作者写道。

  但是,对运转在几千英里高度轨道上的卫星或者“运转在高度为22240英里轨道上的地球同步卫星”来说,它们的轨道高度“对现有信号截获技术而言实在太高了”。作者接着解释说,只有“十万亿之一的信号传输功率可被收集到,其他的都永远地消失了。”

  此外,开发导弹发射探测卫星的工作(一项官方保密却人尽皆知的工作)也使空军把注意力从把地球同步轨道卫星用于保密程度更高的“峡谷”计划上转移了开来。1973年10月,空军、中央情报局和国家侦察局以“利用公开计划来实施国家侦察计划的安全性”为重点进行了一项短期研究,此时美国已经将4颗国防支援计划(Defense Support Program,DSP)卫星发射升空了。这项研究认为,国家侦察局的秘密计划与空军的公开计划之间“已经有意无意地产生了一些联系”,“肯尼迪角发射的国防支援计划卫星和国家侦察局的卫星在媒体报道中都被称做了预警卫星”。

  这就是说,自1970年11月首颗国防支援计划卫星发射以来,肯尼迪角发射的所有“峡谷”计划卫星都被报道成了国防支援计划预警卫星。

  尽管第一颗国防支援计划卫星是在3颗“峡谷”计划卫星发射之后发射的,但空军在1966年制定了“949计划”,以此作为“米达斯”预警卫星计划的后续,这就导致人们误以为1968年、1969年和1970年发射的这3颗“峡谷”计划卫星是“949计划”的产物。尽管“949计划”的目的是开发预警卫星,但在第一颗国防支援计划卫星发射升空之前的这段时间,“949计划”并没有进行预警卫星的发射。设想中的“949计划”测试卫星一颗已没有制造出来,更别说发射了。直到几十年以后,人们才知道了1968年、1969年和1970年发射的这3颗“峡谷”计划卫星担负的真实使命。

  第一颗“峡谷”计划卫星被命名为7501,7500是计划编号,01是任务编号。这颗卫星的任务是在情况变得非常糟糕的时候随时向国家安全局提供通信情报。这颗卫星顺利进入了预定轨道,近地点为20256英里,远地点为24335英里,倾角为10.2度。因此,当卫星沿轨道运行一周后,会穿过赤道平面两次,其运行轨迹是一个8字形。但是,在对卫星进行机动操作的过程中,一名地面控制人员犯下了致命错误,导致卫星失去了控制,变成了一块耗资巨大且高度保密的太空垃圾。

  7501卫星的失效至少令4个地方(五角大楼、空军特别项目办公室、国家安全局总部和西德巴特艾布林侦听站)的美国信号情报人员感到极为失望。

  1952年,陆军安全局(Army Security Agency)所属的第328通信侦察连来到巴特艾布林建立了侦听站,2004年该站被关闭。在此期间,巴特艾布林侦听站实施了多项不同的监听任务,其中包括监听苏联的卫星通信,监视苏联到东欧的高频通信以及接收从位于塞浦路斯和阿曼的无人侦听站传过来的数据。

  在这些年里,该站的人员构成也发生了变化。一份有关该站的官方历史文件指出,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前半期,国防部的文职人员(国家安全局的工作人员)“很少出现在这里,即便是有,也是一些访客”。“20世纪60年代末,情况发生了变化,按照要求,国防部的文职人员来到这里担任领导和提供专业技术,以支持该站的任务。”“峡谷”计划卫星的发射工作就是在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的,国防部的文职人员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巴特艾布林,后者负责安装用于操作卫星的控制台。

  在巴特艾布林的“峡谷”计划工作人员从事的工作也有一个对外公开的代号——“Wildbore工程”,与“827工程”一样,Wildbore具体指的是什么是高度保密的。最初一段时间,他们并没有着手进行高度保密的工作,因为卫星还没有制造完毕,必须耐心等待。幸运的是,他们不但在接下来的两次发射中将卫星送入了轨道,而且在地面操作过程中也没有出现致命错误。“峡谷”计划卫星通过直径达30英尺的网状天线把大量苏联通信信息发送到了位于巴伐利亚的地面站。记录监听录音的磁带先被送到慕尼黑,而后用飞机送往米德堡。

  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进展顺利。卫星与地面站之间的通信偶尔会中断,有时卫星也会停止工作。1971年12月4日的第4次发射未能将7504卫星送入轨道。马修M艾德(Matthew M. Aid)在《秘密的哨兵》(The Secret Sentry)一书中写道,“峡谷”计划卫星项目遇到了一个新系统会遇到的“所有初期问题”。

  最后3颗“峡谷”计划卫星分别在1972年12月20日、1975年6月18日和1977年5月23日被成功发射到了预定轨道,而且这几颗卫星遇到的问题要比以前发射的卫星少。据一名前任中央情报局官员说,后来发射的这3颗卫星与工作时断时续的7502 和7503卫星一起传送了“价值非常高的通信情报数据”。

  这些数据并非仅仅是监听到的苏联防空通信信息和其他微波通信信息。阿拉伯国家的甚高频通信信息(包括地对空导弹发射场收到和发送的通信信息)也被“峡谷”计划卫星的天线接收到了。因此,“峡谷”计划卫星很可能为美国在1973年赎罪日战争(Yom Kippur War)期间紧锣密鼓的情报工作做出了贡献。

  这些卫星可能还为在越南战争期间参战的美国飞行员提供了帮助,因为它们截获到了北越陆军(North Vietnamese Army)的超高频通信,包括高炮发射连与团部之间的通信。在1972年12月美国对河内(Hanoi)和海防(Haiphong)发动空中进攻期间,这些截获到的通信信息发挥了特别重要的作用。这次空中进攻开始于12月18日,当天出动了129架次B-52轰炸机,整个行动期间共出动了729架次。

  美军至少面临了两大障碍:北越陆军发动了大规模对空导弹拦阻射击以及该地区两个基地的无线电监听工作陷入了停滞(这些监听是针对北越防空活动的)。“峡谷”计划卫星对监视中越边境地区的活动来说也非常有用,因为美国担心这次空中进攻可能会促使中国加强对北越的支援。

  “峡谷”计划卫星还提供了有关中国在1970年和1971年秋冬频繁进行军事演习的通信情报,根据国防情报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的一份报告,“(中国的)所有军区都在一定程度上参加了这些演习”,“通信情报反映出了其中的一些演习活动”。

  “峡谷”计划于1983年终止,但直到1990年才有媒体对这一计划及其担负的任务进行了报道,时间相差了好多年。不过,克格勃至少在“峡谷”计划终止前8年的时候(1975年)就知道了美国有这么一个计划,而且还知道了这个计划担负的任务。于是苏联采取了反制措施,以求减少卫星收集到的有用信息。

  “峡谷”计划卫星截获的信息数量开始不断增多,每周都会发送回来成千上万的信息,远远超出了国家安全局处理和利用信息的能力。有些截获的信息处理完毕需要两年时间。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是与两个重要的信号情报盟国(英国和加拿大)进行合作,美国之前并没有告诉过他们存在这样一个计划。两国同时获悉了这一计划并收到了美国的建议:协助翻译俄语信息并获得使用情报产品的权利。两个盟国接受了美国的建议,结果,在1971年到1972期间,几乎所有分配到加拿大信号情报培训班的俄语教师都被抽调到了情报总部。

  在担任公职的这些年里,普莱姆逐渐对苏联政权产生了好感,这种好感又转变成了完全认同,并导致了他的背叛。1968年1月,在英国皇家空军(RAF)工作的普莱姆与一名苏联军官打起了交道,于是苏联情报部门知道了普莱姆希望与他们建立联系。普莱姆的请求没有被转达给克格勃的外国情报处(Foreign Directorate)而是转达给了第三总局(Third Chief Directorate),该局主要负责军队的安全保密工作并针对驻德国的西方军队开展低级别间谍活动。不管怎样,最重要的是普莱姆成为了一名苏联间谍,代号“罗兰”(Rowlands)。在克格勃的要求下,普莱姆在英国政府通信总部谋得了一个职位,并于1968年9月开始在伦敦处理小组(London Processing Group)工作,该小组的任务是翻译和抄写截获的俄语和其他外国语言情报。

  我们并不清楚普莱姆是何时得知“峡谷”计划的具体情况的。1976年3月,普莱姆来到位于切尔滕纳姆(Cheltenham)的政府通信总部大本营,成为了“特别信号情报”部的一名语言专家,该部负责处理来自苏联的通信情报。在那时,他获得了“Byeman”授权,而要了解卫星侦察计划的详细情况就必须获得该授权。当然了,普莱姆把他这些年在伦敦处理小组所做的工作透露给苏联后,苏联就有可能据此推断出美国有一个针对特定通信线月,在饱受压力之下,普莱姆离开了政府通信总部,改行当了出租车司机和推销员,并与克格勃中断了联系。他的间谍生涯在1982年被发现,那是在他因猥亵少女被捕之后。被捕入狱确保了普莱姆无法继续破坏美国和英国的通信情报工作,但巨大的破坏早已造成,无法挽回。

  在“峡谷”计划和Wildbore工程终止之前5年,“峡谷”计划的后续计划就已经实施了,该计划的代号最初为“小屋”(Chalet)。1978年6月,“小屋”计划的首颗卫星进入了地球同步轨道。“峡谷”计划和“小屋”计划之间联系非常紧密,这一点从后者第一颗卫星的数字编号为7508就可以看出来。

  第一颗“小屋”计划卫星有着与“峡谷”计划卫星相似的轨道参数,但也有一个显著的不同。新卫星获得的数据并不是发送到位于巴特艾布林的地面站,而是发送到位于英国曼威斯希尔(Menwith Hill)的大型地面站。与巴特艾布林地面站一样,曼威斯希尔地面站也担负着多种任务。

  1979年10月,“小屋”计划的第二颗卫星发射升空,该计划的代号也改成了“旋风”(Vortex)。美国对第二颗卫星进行了改造,使其除可截获通信数据外还可截获导弹遥测数据。最后,由3颗卫星构成的卫星星座实现了对苏联、中东和亚洲地区的广阔覆盖。这些卫星能将苏联导弹和核武器研发测试场的通信信息、以色列和阿拉伯的通信信息(连同“沙漠盾牌”和“沙漠风暴”行动期间伊拉克的通信信息)以及中国的各种通信信息悉数截获。

  当时,美国另外一个后续计划(目前仍处于保密状态)已经将几颗监听卫星送入轨道了(第一颗卫星发射于1994年)。这些卫星都源自美国开发用于截获通信情报的地球同步卫星的决定,即开发“峡谷”计划卫星的决定。 知远/刘雷

http://upschool.net/tongxinqingbao/21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